其他原创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不甚荣幸!

2020-02-20 11:54:06 134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不甚荣幸!

己亥年腊月二十八。

酉时。

烟雨蒙蒙。

桂林米粉。

桂林米粉不在桂林,在武汉!

店里走进一个身穿棉袄的中年汉子,他额头上的皱纹仿佛在告诉世人,人间正道是沧桑。

老板是一个猥琐的小老头,佝偻着腰,坐在收银台前,正闭目养神。

“这里是张村吗?”中年人问到。

“不,是马家合子!”猥琐老头的眼睛都没有睁开。“回来了?”

“回来了!”中年人坐下,丢给老头一支红梅,自己也点上一支。

“明年去哪里?”老头站起身,接过飞过来的红梅。

“还不知道!他约我在这里等他的,他还没有到?”中年人问到。

老头抽了一口烟,落寞地看着外面的雨雾,“快了,快了········”



我独自坐在餐桌边吃着米粉,这家桂林米粉的生意非常好,味道特别正,本来这个时间应该是人满为患的,但是今天却只有我一个,大家都不出门了!

我叫温暖,家里排行老三,20年前我的名字非常红火——三温暖!

外面突然传来一阵窸窣声,一人踏着“尿急流星步”飞驰而来。

“尿急流星步”传说为一位前辈高人所创,施展开来大腿紧绷,小腿飞扬,犹如人尿急的样子,因此得名。与“凌波微步”并称南北武林轻功绝学!

“走来的?”猥琐老头问到。

“没公交了、没的士!你以为我是飞来的?”

好熟悉的声音!我抬眼一看,一个熟悉的身影应落在我的眼帘,那是老江!

2011年的冬天,我第一次认识了老江,他是总参十三处8部“湖南牛肉面”情报点负责人,老江告诉我2012年世界末日,直接导致我辞职;

2013年的冬天,我又遇到老江,他调到总参十三处5部“重庆串串香”情报点,这次老江完美诠释了地沟油解除了丧尸危机,雾霾制止了极跳;

今天我在武汉的“桂林米粉”,再次遇见了老江,莫非又有劲爆新闻?一种猎奇心理,在我心理冉冉升起!



中年人见老江进门,立刻关闭了大门,猥琐的老头向我走来,“这位,今天大家都不出门,我们也不想守着了!”

“老崇,不用赶他走,”老江指着我说道:“他不算外人。”

 “这个猥琐的老头姓崇(葱),”老江又指着中年人对我说,“这位姓闩(蒜)!”

葱、姜、蒜?我很适宜地说道:“各位好,我姓冠(罐)!”

老江乜斜着眼睛看了我一眼说道:“你小子,是打算把我们一锅炖了?”

我嘿嘿地笑了两声。老江没有理我,坐下来说道:“现在的情况,你们都清楚了吧!”

猥琐的老崇立刻问道:“江总,武汉闹的这场瘟疫,到底是怎么回事情?”

“还能怎么回事?”老江摸了摸口袋,一副寻而未果的表情,我连忙递上了一支黄鹤楼!

“基因武器呗!”老江点上烟,神态悠哉地说道:“共济会干的!”

“啥?”我以为自己没有听清。

老崇和老闩一脸凝重,“消息可靠吗?”

我问道:“为啥?”

老江深深地吸了一口烟,说道:“这件事情,其实共济会在几年前就安排了!他们是有计划有步骤的!”

“作为共济会走狗,川普那小子今年在和中国的贸易战中输了,输得不服气,于是共济会给了他一个眼神,他暗地安排玩权谋的教授到香港去了。”

我皱了皱眉头,问到“教授?教授是人名吗?美国的教授多如牛毛,你说的是谁?”

老江鄙视地看了我一眼:“美国的哪个教授最有名?”

 “那谁知道” 我随口答道。

蓦地,我惊道“呃~~~~你该不会是说的X战警的教授吧?”

老江答道:“你以为呢?除了他,还有谁?只不过他玩权谋,差差一点,随随便便的一个民营企业的部门经理,就把他玩垮了。”

老江抽了一口烟继续道:“于是,他夹着尾巴逃回美国了。”

“后来呢?”我问道。

“后来川普要骑士投放猪瘟病毒,肛铁侠囤积市面的猪肉,”老崇没好气地说“他们以为中国人像他们一样,离不开肉食,想这样搞垮中国的经济,结果发现中国人除了吃肉,也吃菜。结果他们对这件事情白投入了。”

“恶灵骑士吗?”我倒吸一口凉气“为啥是他?”

老闩接口道:“瘟神。”

 “后来川普抑郁了,共济会驻孟山都高层秘密约见川普,给他出了个点子!”老江说道。

老闩问道:“按照时间来算,莫不是和武汉的军运会有关?”

老江淡淡嗯了一声:“于是川普安排蝙蝠侠混进军运会人员,携带病毒到武汉。”

“那为什么军运会的时候没发生?”我疑惑道。

“你傻啊!军运会的时候发生,不是马上就知道是老外干的?三下两下就找出凶手了,要等军运会结束了,大家都以为没啥事情了,再投放!”老江道。

老崇眯着眼睛嘲弄道“美国人,搞研究确实没得说,但是做事情,真的是缺根弦。他们以为自己做的事情,神不知鬼不觉,其实傻瓜都看得出来!”

突然有一个奇怪的想法蹦进我的大脑:“咦,你说03年的非典和今年冠状病毒,为啥都是在黄种人身上发生,欧洲人没事啊?”

“Bingou”老江抽了一口灭了的烟,发现烟已经烧完了,丢到地上:“转基因。孟山都的转基因粮食,就是破坏人的基因,简单说,就像AB胶一样,用A胶粘不住东西,用胶也粘不住东西,AB胶一融合,粘什么都行!转基因粮食就是A胶,病毒就是B胶。病毒都是立足于转基因粮食上研发的,两个单独使用没事,一起用,想发什么病,就发什么病!So  easy!”

“那~~~共济会为啥要传这个病毒?”我疑惑道。

老江拨了最后一口烟,“二八计划!只不过川普太笨了,他以为共济会是专门设计黄种人,但是这个病毒将会返流入欧美,全世界会一起遭殃,病毒进入欧美之后会变异,更加难治!”

“那对这个病~~~~有什么办法吗?”我散了一圈烟。

老江点着烟说道:“你抽烟吗?”

我给自己也点了一支,用行动回答了他的问题。

老江说:“没事了,尼古丁烟焦油附在肺叶上,冠状病毒钻不透!”

“那——”我接着问道,“不抽烟的人,得了病怎么办?”

“你知道毒蛇出没七步之内必有解药吗?”

“啥意思?”我疑惑道。

老江笑着道:“这个病疫,是在武汉出现,武汉的气候就是解药,所以待在武汉,不要离开就行,病自然会好;离开了武汉,改变了气候条件,就不好说了!”

停顿了一下,老江站起啦大笑两声:“不过也没有关系,这种病的疫苗,我们实际上已经从共济会得到配方,调配适合中国人体质,研究到了尾声,过几天就可以投放了!共济会在两年前已经成为了我们的有关部门,愚蠢的川普被摆了一刀还不自知。哈哈哈哈哈哈!”

 

老江慷慨激昂地说着,我仿佛看到“八一电影制片厂”的光辉从他身后散发出来,汇集到头顶,形成大大的两个字——荣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