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易堂传承简述

明易堂传到我这里,已经是第四代了。上辈的是灵、清、悟字辈。“灵”,是曾祖父的辈份,也就是“明易堂”的祖师爷。曾祖父很小就跟随清廷的一位国师学易,“灵空”就是该位国师给取的名字。后来八国联军入京,国师带着几个弟子出逃,至河南漯河地区就停了下来,“明易堂”也就是由曾祖父在漯河创立。“清”,是祖父的辈份。当时“清”字辈传有三人,到“清”字辈下传知识的时候,正遇上建国后的特殊年代,很少有人敢去学周易,所以

明易堂传到我这里,已经是第四代了。上辈的是灵、清、悟字辈。

“灵”,是曾祖父的辈份,也就是“明易堂”的祖师爷。曾祖父很小就跟随清廷的一位国师学易,“灵空”就是该位国师给取的名字。后来八国联军入京,国师带着几个弟子出逃,至河南漯河地区就停了下来,“明易堂”也就是由曾祖父在漯河创立。

“清”,是祖父的辈份。当时“清”字辈传有三人,到“清”字辈下传知识的时候,正遇上建国后的特殊年代,很少有人敢去学周易,所以清花和清雪二位师叔祖都没有传人,唯独祖父清风山人因为有点关系,就将这个易学传承潜移默化地传授给父亲。

“悟”,是父亲的辈份。在特殊的年代,父亲对所学的技艺一直缄口不言,选择明哲保身,待改革开放之后,才有所传播和扩展,用所掌握的技艺去利益他人。

武汉风水师丁峰明易堂

“虚”字辈是我的辈份,也是仅有我一人。我是跟从父亲学了一点知识,多数是跟从祖父学习的。很小的时候,祖父就教了我一些基础的知识,待我读了大学才有时间去系统学习,当时是在九十年代中期。

以前有不少的易友和福主抬爱,执意要拜我为师,想跟我学习风水,我都设置了一些考验。

其实关于收弟子一事,我不以其它的物质方面做条件,一向只从两个方面来考量:一是有没有恒心,二是品德如何!

2012年之前,我也收过记名的弟子,不过他们都是当时很有兴趣,学了一点点。之后接触到实实在在的专业知识,受不了枯燥的持久学习,纷纷放弃了。

在我的弟子这一辈,只是安排了四个人——海、纳、百、川,我不想浪费这四个字中的任意一个字,也不想徒弟在学习风水的过程中半途而废,浪费彼此的时间!所以在收徒一事上比较严格,一定要他真的有恒心,而不是头脑发热的一时想法。

之后凡是想向我学习风水的人,我都会提出先看《子平真诠评注》这本书,然后会着重问他一些里面的问题,回答过后才可以具备下一步的资格。

《子平真诠评注》其实和风水的联系不算很大,仅仅是有天干地支和五行的基本关系。之所以选择这本书,是因为这本书很枯燥,没有兴趣和恒心来支撑,是看不完这本书的!

如果要用一本枯燥的书来检测徒弟的恒心,为什么我不用风水类别的书籍,而是要用八字类别的呢?这里面是有原因的。

《子平真诠评注》这本书,是民国时期的命理家徐乐吾写的,全文既不难懂,也不像小说那样可以一目十行,而目前的风水类书籍,多是现代人撰写的,看完一本书,花个三五天就行!大概里面能涉及到的有用的知识点很少很少,多是掺杂有故事和炫耀自我的成分,会容易让人误入歧途。如果用古代的风水书籍去考验,则又显得晦涩难懂!风水知识,实地考察和实践更为重要。同是民国时期,有一位谈养吾先生,写了一本风水书《玄空本义》,我不想去采用,最后定夺采用了《子平真诠评注》。

(注:至于徐乐吾先生本人在命理学界的一些争议问题,不在此讨论中,大部分后期精进学习四柱者,建议要去深入学习一下任铁樵先生的《滴天髓阐微》。)

大弟子慧海之缘

20127月,一位名叫刘林的网友和我联系,向我咨询了关于风水上的一些问题,并且表达想拜师的意愿。此时的刘林还是在校的学生,我依然是跟刘林说:“你先看《子平真诠评注》!”原本以为刘林会看不下去的,没有想到不到一年的时间,刘林真的把这本书看完了,我从中提出了几个问题,刘林也对答如流,于是他就成了我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弟子,在2013年给予堂中的辈份“慧”字辈,名为慧海!

2014年慧海问了我几个风水上的问题,这些问题是在风水界经常会被提及,也是令绝大多数自学者困惑不已的问题。这些问题说来简单,如果不是当面去教导,即使在视频里面去教,也是很难领会的,就更谈不上通过文字来传教了。

说难,是很难!说简单,这些问题如果当面传教,几分钟就能领悟到精髓!

于是我要刘林来武汉,我再当面传授。20147月,刘林从成都过来,这是我们师徒真正的第一次见面!

 

2014年到2016年之间,也有好几位想拜师的,我都一一对他们说:“先看子平,看完后我们再聊聊!”很多人开始还很有兴趣地去下载了这本书,或购买这本书的纸质版本,有时候也会收到他们提出的疑问,但是时隔不久,纷纷没有了音讯。

 

二弟子慧纳之缘

2016年年底唐清元来到我的店里,与我聊了一下关于风水的问题,之后过了几个月唐清元也表示想拜师学习。我仍然提出:“先看《子平真诠评注》”。不料唐清元说:“这本书我已经看完了!”这个大大出乎我的意料!

经过简单的查验,确实如此,当时对唐清元说:“拜师的事情,容我再考虑一下!”

唐清元有道家的一些符箓的传承,他祖父在世的时候,经常会用符咒给人做一些运势和身体上的调理,他是2002年开始接触易学的,而且唐清元也拜过长春观的张先春道长为师,跟随道长系统学习过命理,他也如是和我说了这个情况。

关于是否收唐清元为徒的问题,我思考了好几天,期间还与慧海谈过,为了师门的发展,慧海也是支持我再收一个弟子。

和慧海聊过后,我和唐清元在微信中再次聊天的时候,就问到:“你的道长师父给你起了门里的字派没有?”

他告诉我,清元一名,就是道长起的。我说:“我在想给你的名字,会不会和道长给你的名字冲突,这样看来是不冲突的。”

唐清元眼睛一亮:“师父,你这是肯收我为徒的意思吗?”

我笑着答道:“是的!”

至此,唐清元正式加入了明易堂,取名为“慧纳”。

 

以上是我和两个徒弟的相识过程。

其实慧海也好,慧纳也好,这个字派的辈份不需要平时在嘴上叨念,只是在写地契,或者给福主写建议策划书的的时候,留在文末即可,同时也是辈份的一个见证。

 

与徒弟之间的关系

我曾经对慧纳说:“你我都在武汉,这点你比慧海占据了优势,回头我在武汉看房屋风水的时候叫上你,你就可以在实践中继续学习和领悟,成长速度会比较快的。”

慧纳说:“好的,师父看风水时带上我,我会把出行安排得妥妥当当的,不用师父操心。”

我笑着答道:“那好啊,你来安排事情,我只管出费用就行了,省了我不少事情!”

记得慧纳是愣了一下,考虑了半天,小心翼翼说道:“师父还生活在古代啊!”这回轮到我愣了。

慧纳酝酿了一下,问到:“师父是怎么看待带弟子一起出去看风水的?是不是徒弟鞍前马后为师父办事?师父只用管付账就行了?”

我答道:“是啊,是这个状态!难道不应该吗?”

慧纳叹了一口气道:“所以师父是生活在古代啊!现在的大师出行,都是弟子花钱啊,把师父招待得好好的,师父不掏一分钱的啊!”

我诧异了!这是收徒弟吗?有的时候徒弟是舍弃了自己的事业来向师父学习的,是处于0收入的状态,在这种情况下,师父带徒弟外出看风水,是应该给徒弟一些“工资”的!怎么能够不光不付工资,还要徒弟掏钱出来招待师父呢?我实在不愿这样去做!

慧纳说:“所以师父是把徒弟当儿子来看待的啊!收的是徒儿啊!”

以上是我和慧纳说起收徒的一些插曲,也很令人发省。

 

对于明易堂收徒一事,我的看法是:徒弟和学生是有区别的!学生是花钱学习知识,是一个短期的行为;而向徒弟传授知识,是不需要徒弟花钱的,这是一个长期的行为。所以,在我这里,师父与徒弟之间的关系,不是金钱的关系,而是传道、授业、解惑的师徒关系,还有传承易学文化、以堪舆术数作为利益他人的使命之传递关系。

原本的“海纳百川”,已经有了2人,我的两个女儿以后还会用到两个字,加上现在还有两位正在观察与考虑中,很明显——传承的字不够用了。经过我慎重的考虑,将“慧”字辈扩大为: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分别为:慧海、慧纳、慧百、慧川、慧有、慧容、慧乃、慧大。这八人每人都会有一本我手抄的《入门文书》。

    今天是想到了明易堂的发展,于是若有所思,希望明易堂的堪舆事业可以一直传承下去,为优秀的堪舆文化锦上添花,在传统文化的复兴浪潮中脱颖而出。


我的风水之路——幼年


标签: 明易堂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