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音五行相克不同力度

2021-04-09 11:04:56 60

甲子乙丑海中金;丙寅丁卯炉中火;

戊辰己巳大林木;庚午辛未路旁土;

壬申癸酉剑锋金;甲戌乙亥山头火;

丙子丁丑涧下水;戊寅己卯城头土;

庚辰辛巳白腊金;壬午癸未杨柳木;

甲申乙酉泉中水;丙戌丁亥屋上土;

戊子己丑霹雳火;庚寅辛卯松柏木;

壬辰癸巳长流水;甲午乙未沙中金;

丙申丁酉山下火;戊戌己亥平地木;

庚子辛丑壁上土;壬寅癸卯金箔金;

甲辰乙巳佛灯火;丙午丁未天河水;

戊申已酉大驿土;庚戌辛亥钗钏金;

壬子癸丑桑柘木;甲寅乙卯大溪水;

丙辰丁巳沙中土;戊午己未天上火;

庚申辛酉石榴木;壬戌癸亥大海水。


一、金与火

在六十甲子纳音中,整体上把人分为金木水火土五种命,而五种命又分为六种不同形式的取象。

金命有六种取象,即海中金剑锋金白腊金沙中金金箔金钗钏金

《三命通会》对这六类的解释是:甲子乙丑何以取象为海中之金?盖气在包藏,有名无形,犹人之在母腹也;

壬寅癸卯绝地存金,气尚柔弱,薄若缯缟,故曰金箔金;

庚辰辛巳以金居火土之地,气已发生,金尚在矿,寄形生养之乡,受西方之正色,乃曰白蜡金;

甲午乙未之气已成,物质自坚实,混于沙而别于沙,居于火而炼于火,乃曰沙中金也;

壬申癸酉气盛物极,当施收敛之功,颖脱锋锐之刃,盖申酉金之正位,干值壬癸,金水淬砺,故取象剑锋而金之功用极矣;

至戌亥则金气藏伏,形体已残,锻炼首饰,已成其状,藏之闺阁,无所施为,而金之功用毕,故曰庚戌辛亥钗钏金。

 

火命也有六种取象,即炉中火山头火霹雳火山下火佛灯火天上火

《三命通会》说:戊子己丑何以取象霹雳火?盖气在一阳,形居水位,水中之火,非神龙则无,故曰霹雳火;

丙寅丁卯,气渐发辉,因薪而显,阴阳为治,天地为炉,乃曰炉中火也;

甲辰乙巳,气形盛地,势定高冈,传明继晦,子母相承,乃曰覆灯火也;

戊午己未,气过阳宫,重离相会,丙灵交光,发辉炎上,乃曰天上火也;

丙申丁酉,气息形藏,势力韬光,龟缩兑位,力微体弱,明不及远,乃曰山下火也;

甲戌乙亥谓之山头火者,山乃藏形,头乃投光,内明外暗,隐而不显,飞光投乾,归于休息之中,故曰山头火也。

然《三命通会》之论在具体的应用上,其论述显得不太合乎情理。

我们知道火是克金的,但不是所有的火都能克所有的金,如海中金沙中金只怕霹雳火,不易被其他火克;剑锋金反而喜火,火旺剑才锋利;金箔金虽怕火,但须有佛灯火照耀才显其辉煌。在金命中,白蜡金是最弱的,所有的火都可以克它。

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火在克金的同时,它自身也泄了气,也收到了伤害,如同俩人打架,打胜的一方也耗去了力气,甚至可能也被打成鼻青脸肿一样。如霹雳火在克海中金的同时,它本身自然也会受到大海水的部分浇灭。

 

二、金与木

金命的六种取象在前面的文章中已经说明,这里不再重复。这里再说木命的六种取象,即大林木杨柳木松柏木平地木桑柘木石榴木

《三命通会》对这六类的解释是:

壬子癸丑何以取象桑柘木?盖气居盘屈,形状未伸,居于水地,蚕衰之月,桑柘受气,取其时之生也;

庚寅辛卯则气已乘阳,得栽培之势力其为状也,奈居金下,凡金与霜素坚,木居下得其旺,岁寒后凋,取其性之坚也,故曰松柏木;

戊辰己巳则气不成量,物已及时,枝叶茂盛,郁然成林,取其木之盛也,故曰大林木;

壬午癸未,木至午而死,至未而墓,故杨柳盛夏叶凋,枝干微弱,取其性之柔也,故曰杨柳木;

庚申辛酉,五行属金而纳音属木,以相克取之,盖木性辛者,唯石榴木,申酉气归静肃,物渐成实,木居金地,其味成辛,故曰石榴木,观它木至午而死,惟此木至午而旺,取其性之偏也;

戊戌己亥,气归藏伏,阴阳闭塞,木气归根,伏乎土中,故曰平地木也。

 

金可克木,但不是所有的金都可克所有的木,有弱金旺金之分。弱金不但不能克木,若去克了,反遭其毁折。白腊金和金箔金几乎不但不能克任何一种,反而喜木,如皇宫里的贴金点金都附着在木上;

海中金虽铄光耀眼,但居于海中,对陆地上的也只能望洋兴叹,鞭长莫及;

钗钏金作为饰物如皇冠,虽然名贵,但一般与木不相犯;

沙中金虽然克力不大,但可克任何一种木;

剑锋金不仅可以克任何一种木,而且克力很大,但克大林木和平地木时,自己也会泄气;剑锋金克杨柳木时,是间歇式的或说是阶段性的,通俗地说,把杨柳全部砍光了,到一定时候,杨柳自然又会重新发芽成长,所以是克不尽的。

 

三、木与土

《三命通会》对的解释前面已有说明。对的六种取象即壁上土沙中土路旁土大驿土城头土屋上土,《三命通会》又是怎样阐述的呢?

庚子辛丑何以取象壁上土?气居闭塞,物尚包藏,掩形遮体,内外不交,故曰壁上土;

戊寅己卯,气能成物,功以育物,发乎根茎,壮乎萼蕊,乃曰城头土;

丙辰丁巳,气以承阳,发生已过,成其未来,乃曰沙中土也;

庚午辛未,气当成形,物以路彰,有形可质,有物可彰,乃曰路旁土也;

戊申己酉,气已归息,物当收敛,龟缩退闲,美而无事,乃曰大驿土也;

丙戌丁亥,气成物府,事以美圆,阴阳历遍,势得期间,乃曰屋上土也;

余见路旁之土,播殖百谷,午未之地,其盛长养之时乎?大驿之土通达四方,申酉之地,其得朋利亨之理乎?城头之土取堤防之功,五公恃之,立国而为民也,壁上之土明粉饰之用,臣庶资之,爰居而爰处也;沙中之土,土之最润者也,土润则生,故成其未来而有用;屋上之土,土之成功者也,成功者静,故止一定而不迁。
   
盖居五行之中,行负载之令,主养育之权,三才五行皆不可失,处高下而得位,居四季而有功,金得之锋锐雄刚,火得之光明照耀,木得之英华越秀,水得之滥波不泛,土得之稼穑愈丰,聚之不散,必能为山。山者,高也;散之不聚,必能为地,地者,原也。用之无穷,生之罔极,土之功用大矣哉!

 

木克土,但有旺木弱木和旺土弱土之分。一般来说,壁上土、屋上土、城头土,不但不易受克制,而且二者几乎毫无关联;最易受木克制的是沙中土、路旁土和大驿土,但二者又是相辅相成。在相克关系中,木与土的关系是最玄妙的,木虽说克土,但任何一种木都离不开土。对土克力最大的是大林木和平地木,松柏木次之,杨柳木、桑柘木和石榴木对土的克力也不算小,但有季节时令之分,夏季克力最大,春季次之,到了秋季渐弱,而冬季几近于无。这里,《旺相休囚歌》可以得到佐证,但读者一定要区分是哪一种木。

 

四、土与水

的取象在前一篇中已经谈及,那的取象有哪些呢?有涧下水大溪水长流水天河水泉中水大海水。《三命通会》对这六种的取象的解释是:

丙子丁丑何以取象涧下水?盖气未通济,高段非水流之所,卑湿乃水就之乡,由地中行,故曰涧下水;

甲寅乙卯,气出阳明,水势恃源,东流滔注,其势浸大,故曰大溪水;

壬辰癸巳,势极东南,气傍离宫,火明势盛,水得归库,盈科后进,乃曰长流水也;

丙午丁未,气当升降,在高明火位,有水沛然作霖,以济火中之水,惟天上乃有,故曰天河水;

甲申乙酉,气息安静,子母同位,出而不穷,汲而不竭,乃曰泉中水;

壬戌癸亥,天门之地,气归闭塞,水力遍而不趋,势归乎宁谧之位,来之不穷,纳之不溢,乃曰大海水也。

 

天河水、大海水不易被土克,皆因天河水在天上,而大海水量大,纵然去克,对自身伤害较大;土去克长流水,对自身伤害也不小;涧下水、大溪水、泉中水极易被土克。虽然《三命通会》对大溪水解释为:气出阳明,水势恃源,东流滔注,其势浸大。但毕竟是溪水,虽恃源而势尚小,还谈不上滔注。壁上土和屋上土仅对天河水有一定的克力,但克力甚为微弱,一般不足为虑。但大驿土对涧下水和泉中水克力较大,读者不可小觑。

 

五、水与火

的取象有涧下水大溪水长流水天河水泉中水大海水的取象有炉中火山头火霹雳火山下火佛灯火天上火。《三命通会》对的解释在前文中亦已引述,这里不再重复。有的书(包括《三命通会》在内),把佛灯火误作覆灯火,这是毫无道理的,什么叫覆灯(古时只有油灯)既已之,何火之有?还遑论什么

 

众所周知,水克火,但不同的水对不同的火克力是不完全相同的。一般地说,

霹雳火天上火佛灯火不易被水克,天河水有时对天上火、霹雳火克力最大,有时又相互相成,对山头火的克力次之,对山下火的克力又次之;

山头火山下火最容易被水克住;

炉中火虽然不猛烈,但一般在屋内,不易被水克到;

佛灯火虽然微弱,但在屋里,又佛祖庇佑,因此,是最不容易被水克到的火。上文提到天上火天河水既相克又相济,只能看孰旺孰衰,如果在春夏季火旺水衰,则火赢水输,如果在秋冬季,水旺火衰,则水胜火败,一年四季,它们互有输赢,霹雳火天河水也一样,有时如有天河水助,不但不相克,霹雳火反而更显其威。

 

总而言之,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辩证地看待事物,切不可一概而论或以偏概全。

六十花甲纳音在合婚时是极其重要的,读者熟记了,就不必再花钱请人合婚了,何乐而不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