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援助芦山、大凉山感悟——资助..
 温馨提示
 武汉风水师丁峰在中北路兴业银..
 武汉风水师丁峰到郑州看办公室..
 武汉风水师丁峰到上海看住宅风水
国学明镜录(原创)
 【原创】风水是不是迷信?34
 风水流派为什么这么多?44
 风水是怎样影响人的生活?43
 西北方有卫生间、厨房伤害有多..
 为什么人类看不见鬼神?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027-51114778
          189 7122 5388
地址:武汉市汉口沿海赛洛城
      商业街24-1
微信号:df5218    
QQ:13268538
丁  峰)

未解之谜

埃博拉病毒是美国军方对非洲的生物恐怖主义实验
日期:2014-10-10 | 浏览次数:3689

      埃博拉病毒引发的西非疫情如火如荼,引起了非洲和全世界的紧张和恐慌,在西非一些地区也有多种传言:埃博拉不存在、埃博拉是通过疫苗注射导致的疫情、埃博拉是政府为了获得援助制造的疫情、埃博拉是生化武器袭击以减少非洲人口,不一而足,这些传言促使一些村民、居民采取了行动,例如:冲击治疗埃博拉疾病的医疗机构、攻击医疗人员,甚至杀死医务人员。

      俗话说,无风不起浪。由于美国本身也经不起大规模热战、核战的巨大损失,所以,为了在无形的战场上捷足先登,美国实际上早已开始在全世界范围内实施了冷战时期就已经着手研究的以转基因为核心技术的生物武器攻击,重点攻击对象是人口众多、资源丰富的发展中国家,例如:中国、印度、阿根廷、巴西等南美国家以及非洲国家,美国长期企图把转基因粮食和转基因作物根植于非洲,但由于绝大多数非洲国家深知其巨大危害而遭到顽强抵制,在对南美一些国家的经济援助中,美国政府常常把接受美国猛散毒(Monsanto,也译作“孟山都”)的转基因作物作为主要条件之一,但也遭到顽强抵制,多以失败告终。

      自从此次的非洲埃博拉疫情爆发以来,国内外都有分析认为这是美国的生物武器袭击或实验,但由美国人,特别是一位美国大学教授亲自公开说出来,这还是第一次,所以,此言论在美国和全球引起了轩然大波。在美国,厉声斥责者有之,附和者也不在少数。

      按理说,迎战埃博拉疫情,需要大量动用的是医务人员,但奇怪的是,美国先期派往西非疫区的医务人员因为个别人员被感染已经撤回国内,现在,美国政府竟然派遣三千名军人前往疫区,而且,以抗击疫情为理由随之拨款数亿美元。以下是美国媒体《华盛顿邮报》的报道:

      上周,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了一项雄心勃勃–且昂贵的计划,有效地把美国军方置于全球抗击历史上最严重的埃博拉疫情的最前沿。在未来半年内该计划的成本可能高达7.5亿美元,他派遣了3000名军事人员到西非为“抗击并遏制”官员所称的“特大严重疫情。”

      美国政府的埃博拉疫情葫芦里面到底埋的什么药呢?下面这位美国大学教授写给利比里亚《每日观察报》(the Daily Observer)的文章也许能够揭示其中的部分原因,为了便于有关人员的分析与研究,下面全文翻译该报发表的文章,而不采用美国媒体断章取义的文章。

      埃博拉病毒、艾滋病,西方医药公司和美国国防部制造?(Ebola, AIDS Manufactured By Western Pharmaceuticals, US DoD?) [一些美国媒体的标题为:美国教授告诉非洲人埃博拉病毒是生物恐怖主义实验(U.S. Professor Tells Africans Ebola Is Bioterrorism Experiment)]
                                                                                         liberianobserver 2014年9月9日

      导读:科学家声称致命的疾病,如埃博拉病毒和艾滋病是对非洲人进行的生物武器测试。其他报告则称埃博拉病毒的爆发是企图减少非洲人口。利比里亚恰好是该大陆人口增长最快的国家。

      科学家们的声称
作者:西里尔·布罗德里克博士,植物病理学教授

亲爱的世界公民们:

       我读到了你们在互联网上的一些文章以及其他渠道的文章,文中讨论了埃博拉病毒在利比里亚造成的人员伤亡以及在其他西非国家造成的人类灾难。大约一个星期前,我读了一篇利比里亚之友发表在互联网的新闻摘要说有一种共识认为一个两岁的孩子接触到从刚果飞来的蝙蝠诱发了西非埃博拉疫情爆发。

      该报告使我对与埃博拉病毒有关的报告感到不安,这刺激了我,我回应“利比里亚之友”说非洲人民并不象文中暗示的那样无知和轻信。佛龙.斯通博士回应说文章是不是他们写的, “利比里亚之友”仅仅提供服务。然后,他问他是否可以在他们的网络论坛发表我的信。我同意了,但并没有看到它的发表。由于利比里亚和西非其他民众中广泛弥漫着死亡、恐惧,生理创伤和绝望,我有必要对解决这个毁灭性局势做点贡献,这个局势如果得不到正确、有效的处理,可能继续重演。我对解决这个局势讲的五(5)点:

一、埃博拉是转基因(GMO)病毒

      霍洛维茨(1998)在其著述《新型病毒:艾滋病和埃博拉-自然、意外或是故意的》中揭示新型疾病威胁的时候直截了当且毫不含糊。在第7章罗伯特.斯特克博士的采访中,在70年代初期的讨论不分明显说明这场战争是在克格勃(KGB)和中央情报局(CIA)控制的国家间进行,而“艾滋病类病毒”的“制造”则明显是针对另一场战争。作为《采访》中的插曲,还提到了德特里克堡的“埃博拉大厦”和(马里兰州) 弗雷德里克的“很多奇怪疾病的问题”。到第12章,他已证实美国存在一种“军方医药行业”打着接种疫苗控制疾病和改善“海外非洲黑人”健康的幌子进行生物武器试验。这本书非常好,所有的领导人以及任何对科学、健康,民众和阴谋有兴趣的人都应该研究它。我很惊讶的是非洲领导人对这些文本未进行任何确认或引用。

二、埃博拉的历史可怕,早已在非洲秘密测试

      我现在在读一本理查德.普雷斯顿的小说《热点地区》(The Hot Zone)(1989年和1994年的版权);它让人撕心裂肺。著名多产作家史蒂芬.金被引述说“书中所述是我我所读过的最可怕的情况之一。多么了不起的作品。”作为《纽约时报》的畅销书,《热点地区》的介绍是“一个可怕的真实故事。”是的,很恐怖,因为对埃博拉病毒杀死动物的病理描述在最近的爆发中一直在对几内亚、塞拉利昂和利比里亚的民众进行相同的毒杀:埃博拉病毒破坏人体的内脏器官,死亡后尸体迅速腐化。即使冷冻以保持低温,尸体仍会变软,组织形同果冻。自发液化就发生在埃博拉病毒杀死的人们的尸体上!第1点提到的作者霍洛维茨博士斥责《热点地区》写得政治正确;我很清楚,因为他的书尽一切努力写得非常现实。1976年扎伊尔总统蒙博托主政期间的埃博拉病毒事件预示着转基因埃博拉病毒进入非洲。

三、非洲周围的地区以及西非在过去几年里被当作新型疾病,特别是埃博拉的测试区域

        世界卫生组织(WHO)和其他一些联合国机构都参与了选择和诱惑非洲国家参加测试活动、推动疫苗接种,但致力于群体性测试。“全球研究”的乔恩.拉帕珀特2014年8月2日的文章《西非:美国的生物战研究人员正在埃博拉疫区做什么?》(West Africa: What are US Biological Warfare Researchers Doing in the Ebola Zone?)一针见血地指出了非洲国家政府所面临的问题。

      显然该文和和其他报告包括以下及其他机构:

     (一)众所周知的生物战研究中心“美国陆军医学传染病研究所”(USAMRIID)位于马里兰州的德特里克堡;

     (二)美国新奥尔良的杜兰大学(Tulane University)赢得了研究经费,其中包括拨款超过700万美元由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资助的拉沙病毒性出血热的研究;

     (三)美国疾病控制中心(CDC);

     (四)无国界医生组织(其法文名称是Medicins Sans Frontiers);

     (五)“技术奇迹”(Tekmira),加拿大制药公司;

     (六)英国的葛兰素史克公司;以及

     (七)塞拉利昂凯内马市凯内马政府医院。

      有报告讲述了美国国防部(DOD)资助的埃博拉病毒人体试验,这些实验是埃博拉疫情在几内亚和塞拉利昂爆发前几个星期开始的。这些报告接着指出国防部将价值1.4亿美元的合同交给了加拿大制药公司“技术奇迹”(Tekmira)进行埃博拉病毒的研究。这项研究工作涉及到给健康人注射和注入致命的埃博拉病毒。因此,美国国防部被列为埃博拉临床试验“第一人”的合作者(代号为NCT02041715,该实验于2014年1月开始,此后不久的三月份,西非被宣布为埃博拉疫区。令人不安的是,许多报告还得出结论说,美国政府在凯内马市有一个病毒性发烧生物恐怖主义研究实验室,该市位于西非埃博拉疫情中心。我所阅读的文中里面,唯一还算积极和道德的橄榄枝是英国卫报网       (Theguardian.com)的报道:“在美国政府资助对健康人进行埃博拉病毒试验之际,哈佛和耶鲁大学的顶尖科学家警告说这种病毒的实验风险会引发全球流感大流行。”这种威胁依然然存在。

四、对于强加给利比里亚和其他非洲民众的埃博拉病毒和其他致病因素造成的死亡、伤害和创伤,有必要采取法律行动来获得由于长期的不公正所造成的损害补偿。

      美国、加拿大、法国和英国参与了这些令人深恶痛绝的埃博拉病毒测试的邪恶行为。有必要寻求刑事和民事损害补偿,非洲国家和民众应该得到法律代表,以寻求这些国家、一些企业以及联合国的赔偿。起诉杜兰大学的证据似乎很丰富,诉讼应该从这里开始。洋一尤伊奇的文章《埃博拉爆发恰逢联合国的疫苗接种运动》刊登在2014年8月18日的《自由灯塔报》上。

五、非洲国家领导人和非洲国家必须带头捍卫婴儿、儿童、非洲妇女、非洲男人和老人。这些市民不应该被当作豚鼠!

      非洲大陆不应该被贬谪为危险化学品的处置和填埋场、危险药物或新型疾病的生物制剂试验场。目前迫切需要平权行动来保护较贫穷国家,尤其是非洲的公民,他们的国家在科学和工业方面没有美国和大多数西方国家得天独厚的条件,后者还是大多数战略性设计成生物武器的转基因病毒或细菌的来源地。最令人不安的是,美国政府在塞拉利昂运作的病毒性出血热生物恐怖主义研究实验室。还有别人吗?无论它们在何处,都是时候终止它们了。如果还有任何其他站点,最好采取延迟但必要的步骤:塞拉利昂关闭美国的生物武器实验室并阻止杜兰大学作进一步的测试。

      全世界都要警觉起来。所有的非洲人、美洲人、欧洲人、中东人、亚洲人以及地球上每一个秘密会议参与者们都应该感到震惊。非洲人民,尤其是利比里亚、几内亚和塞拉利昂的受害民众,每天都在死亡。倾听那些不信任医院、不能握手、不能拥抱亲朋好友的人们的心声吧。无辜的人们在死亡,他们需要我们的帮助。这些国家很贫穷,不能提供疫情需要的整套个人防护装备(PPE)。这种威胁是真实的,它比几个非洲国家的情况更严重。面临的挑战是全球性的,我们请求来自世界各地的帮助,包括中国、日本、澳大利亚、印度、德国、意大利,甚至是来自美国、法国、英国、俄罗斯、韩国、沙特阿拉伯的好心人,以及其他任何地方愿望的人们。情况比深处外界的我们所想象的更加凄凉,我们必须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但是我们能做到。为了确保未来减少这类悲剧,现在要求我们的领导人和政府要诚实、透明、公正、高效地参与是非常重要的。他们必须给人民一个答复。请站起来阻止埃博拉测试和这种罪大恶极的疾病的传播。

                                                                                                        非常感谢。

此致,

西里尔E.布罗德里克,高级博士

 

武汉风水师丁峰住宅企业风水明易堂风水世家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1 All Right Reserved
备案号:鄂ICP备08102712号-2 武汉网站建设支持:鸿翼设计